工具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络投票一场无聊的游戏

发布时间:2020-07-13 17:52:20 阅读: 来源:工具柜厂家

一边是网络投票活动的参加者不得不竭尽全力拉票,一边是朋友圈成了拉票圈,不情愿却不得不被“人情绑架”。

这几乎成了每个人都被迫卷入的无聊“游戏”,此起彼伏的各种网络投票,越来越多的各种“人情票”、“金钱票”。人们开始质疑,网络投票,到底还有多少真民意?

不会上网、没人脉,想要胜出有点难

最近因参评一项乡村教师奖,在乡村小学任教过12年的张华,第一次接触了网络投票,也因此增添了一桩烦心事。

据这个奖项评选陕西地区承办方相关负责人姬娜介绍,该活动将在陕甘宁云贵川六省评选出100位优秀乡村教师,每位获奖者奖励10万元。陕西有81位教师入围初选,从中选出50位进入下一轮。其中,先由微信投票选出40人,再由各地市记者走访推荐产生10人。

“我不会上网,家里没有电脑,智能手机也是去年才开始用,很多功能还不会。”张华说。网络报名、微信投票,对她来说都是难事。

请打印店老板帮忙填写电子报名表,麻烦朋友做了投票链接里的自我介绍,又找同学教自己如何投票……整个网络评选中,只要需要上网,张华就得求助他人。

当张华从朋友口中得知评选有微信投票环节时,投票已进行了10天。那时她只得了87票,而第一名已经接近一万票。看着巨大的票数差距,张华内心纠结,既拉不下面子在朋友圈里大张旗鼓地拉票,又怕票数差距越拉越大。辗转反侧几日,张华还是把投票链接转给了弟弟和几个要好的朋友。

“现在的网络评选像是在拼人脉,谁拉到的人越多票就越多。我们认识的人太少,力量太小。”张华的同学刘改梅说,“而且,我们这地方本身就落后,很多朋友根本不会用微信,即使用微信,还有好些人不会投票。”一收到投票链接,刘改梅立刻发动微信上的好友投票,却收效甚微。在网络评选中获胜,对于张华来说很难。

讲人情、发红包,不想投票有点难

前段时间,北京的中学教师张芯,因为同事的女儿参加所在单位“十佳员工”的评选,一连五天在该同事的“动员监督”下,为其女儿投票。

“其实我根本没见过同事的女儿,只靠评选页面一百多字的工作表现介绍,也无法判断她是不是优秀。正常情况下,我肯定不会投票。”张芯郁闷地说,“但是同事就在旁边看着,怎么好意思不投。”

在“人情”的裹挟下,本意是征集民意的网络投票,却成了“绑架”意志的“绳索”。

一天最多收到过十几条投票链接,看着自己的“朋友圈”被刷成了“拉票圈”,刚参加工作的白领何玥萍不胜其扰,但又无可奈何。“现在的拉票方式也是花样百出,防不胜防。”何玥萍说,最近流行先发一个红包,等大家抢完红包,再发投票链接。毕竟“拿人手短”,大家只能帮忙投票。

“最萌宝贝”、“明星员工”、“最具创意设计”……何玥萍参与过的网络投票种类繁多。起初,她还认真了解活动和候选人的情况,后来拉票的人越来越多,她就只是机械地打开链接投上一票,完成任务即可。

“最近接触到的投票活动被孕婴店和照相馆搞的商业投票席卷了。” 何玥萍说,“这样没意义的商业活动,我实在不想参与。”

尽管打心眼里不认可投票活动,碍于朋友的面子,何玥萍多半还是投上了“宝贵”的一票。但是,对于是否把投票链接转发到朋友圈,她经常犯难:“在朋友圈转发一条自己都认为没意义的投票链接,打扰了朋友,可是不转,又没法给拉票人一个交代。”

“人情票”、“金钱票”,体现真民意有点难

在百度新闻搜索“网络投票”,即刻出现60多万条投票信息。然而,在“人情票”、“金钱票”的冲击下,网络投票的结果还能否代表真民意?

西北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助理来向武认为,网络投票让全民参与,在广泛征集民意的同时,也给每个候选人创造了“拉外援”的机会。“人情票”的出现在所难免。

除了“人情票”,靠网络投票公司刷出的“金钱票”更是让网络评选的公信力大打折扣。

在百度一搜“网络投票公司”,就能从2万多条结果中轻松选择一家“安全、快速、票数一路领先”的投票公司,由这些公司代为进行网络投票、微信投票、短信投票等。记者以微信投票为由咨询了一家投票公司,得到的报价为每1000票600元,客服还一再保证,所有投票都是人工操作,绝不存在任何刷票迹象。

近年,关于投票公司染指“最美教师”、“身边的好青年”等活动的报道屡见不鲜。也有曾经参与投票的人质疑:“网上专业刷票的那么多,我们这样一票票的投有意义吗?网络投票有多少公信力?”

来向武认为,网络投票中存在的“拉票”、“买票”行为,导致其最终结果和真实民意间往往存在偏差。

此外,一些网络投票的背后往往还存在着商业利益。一些评比在投票前必须先看大段的广告或者关注相关公众号。业内人士认为,不少商家把网络投票当成了活动扩大影响、聚集粉丝的营销手段,并不在乎评选结果是否真实。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燕表示,目前网络投票鱼龙混杂,有官方活动,也有商业活动,更不乏一些打着评选的幌子背地里以敛财为目的暗箱操控结果的活动。民众很难判断评选活动的含金量。长此以往,将降低正规网络评选的公信力,冲淡正规评选在老百姓心中的分量。(蔡馨逸 杨一苗)

丰镇制作西服

辽宁工作服定做

贵州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