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其乐鞋的家族故事克拉克家族的退位生存

发布时间:2021-01-08 09:31:51 阅读: 来源:工具柜厂家

已经延续到第六代,189年历史的其乐(Clarks)公司,在英国就像大熊猫一样珍贵。其乐的全名是C&JClarks国际有限公司,是兄弟二人James和Cyrus的名字首字母和他们的姓氏。Clarks的中文商标是“其乐”,全无家族的色彩和历史印记。

Clarks历史的前168年是完全属于克拉克家族的。这家英国鞋企从工厂厂长到外来海外的经理,都姓克拉克。直到1993年,Clarks抵御了史上最大的收购危机,但丢卒保车,家族高管“退位”。今天,克拉克家族很多成员依然住在萨默赛特Clarks的总部附近,他们掌握股权,但不再参与管理。

不要小看这家英格兰鞋企。他们的故事,重现了英国企业在过去200年的探索、扩张、中落,直到复兴:他们1825年创业不久便开始尝试全球化,多次险些破产却又化险为夷;20世纪初全面工厂化生产;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受到“世界工厂”的狙击,将生产基地全部外迁远东,英国的工厂整体关张。这才逃过一劫。而与克拉克家同期创建公司的显赫家族,要么家道中落,要么抽身而逃。

克拉克家族低调到有些神秘。在近两百年间,Clarks是广告业的先锋,但家族高管接受公开访问却几乎为零。其中最极端的例子,是曾任集团主席25年的BancroftClark,他1993年去世,遗愿是自己的讣告不要出现在媒体上。很可惜未能如愿。

如今在Clarks官方网站看不到他们公关部或是市场部的联系方式,所有问询都通过“客服”转达。新浪财经了解到:由于是家族私有,他们的营收表也一般不对股东以外的成员公开。

新浪财经此次独家采访的是Clarks集团的现任CEO,梅丽莎-波特(Mellisa Potter),一位从“实习生”开始做到最高位置的平民高管,与 Clark家没有丁点关系。透过这位女当家,我们对于神秘的Clark家族有了侧面的接触,问到许多第一手的信息。

Clarks现有约 500名股东,绝大多数(80%以上)的股东都是家族成员,只有少数外姓雇员。作为集团CEO,Mellisa Potter对新浪财经坦言她本人也持有Clarks的股份,是股东之一。她与其他董事每年向Clarks家族理事会做四次工作汇报。现在Clarks的董事会成员中,有两名是Clarks家族成员。

Clarks每年召开一次全体股东大会,会议结束后,这个大家族与管理人员会在萨默赛特郡高街上公司总部的食堂里闲话家常。这里以前也曾经是Clarks 的工厂,现在是1500名职工的办公室。一杯热茶,一块点心,食堂的窗外,看得到创始人长眠之处。此类场景,令人唏嘘。

克拉克王朝背后的英国工业史

这个“很英国”的制鞋品牌1825年在英格兰西南部的萨默塞特(Somerset)郡创出。当时,萨默塞特郡除了酿制苹果酒和煤矿之外,几乎没什么工业,就连市政厅都是发了家后的Clarks家族建造的。枝繁叶茂近200年,英国的克拉克家族被称为“克拉克王朝”,就像意大利的古驰王朝,法国LVMH 的阿诺特(Arnault)王朝。

1825年,Cyrus Clark用羊皮做毛毯开始创业。3年后,弟弟James加入,发现地毯的下脚料可以做拖鞋。于是他让工人将原料拿回家手工做鞋,工厂收回鞋子按件计酬。谁也没想到,这家毛毯厂合作社式的“三产”10年后成了兄弟俩的主业。

他们很快有了60个成鞋生产线,甚至同期拓展爱尔兰和加拿大市场。1850年,他们又进入了澳大利亚市场。虽然现在看来Clarks不过是借了“日不落帝国”的殖民版图的东风,但当年如此规模的国际化拓展也算是有勇气。

兄弟俩吃苦耐劳充满创意。他们为街区建了学校、剧院、图书馆、露天游泳池,为工人建经济适用房。二人的缺点也很明显,就是不太善于金融管理。他们在 1860年就聘用了专业会计师,而且还很前卫地聘请了管理顾问,但还是很快深陷债务。在亲朋好友和同仁们的帮助下,公司脱困。

20年后,旧剧重演,第一代被迫“退位”,Clarks第二代William在19世纪60年代上任,开始推行机器化制鞋,重建工厂化生产系统。William Clarks掌管公司半个世纪之久,他的子女也被授以“终身董事”(life directors)。

之后,William的孙子南希-卡拉克(Nathan Clark)1949年在军队服役期间设计了Clarks最为经典的沙漠靴,他将设计稿寄回总部,投产后热销。这一款经典鞋走红欧洲和美国,成为 Clarks销售最广的鞋款,除了众多明星,包括前英国首相布莱尔在内的一些政客都是这款价廉物美的牛皮鞋的忠实拥趸。

二战之后,Clarks家的第四代肩负起了市场拓展的重任,从总经理,主席,到销售市场和生产总监都是克拉克家族的人。他们在英国本地大举收购工厂,让二战后的 Clarks市场份额从1945年的1.1%增至1970年的9%。非但如此,Clarks在爱尔兰、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开出了工厂,开始海外生产。

第四代的成功足以说明,如果说家族掌管家族企业就会落后保守,那是不公平的。富不过三代?更是固有成见。在19世纪,克拉克家总是最先采用新科技,开拓海外市场,扩大消费群体。20世纪,这家制鞋工厂在50年代就买入了IBM电脑以期更好地控制销售和库存;60年代聘用了麦肯锡做管理咨询;70年代就启用了第三方广告公司。

那时英国经济一蹶不振,大批工厂效率低下,处在私有化的前夜,一触即发。也就是在当时,英国本土从食品企业 Cadbury到巴克莱银行,不是上市就是被外来者吞并,总之与创始人的家庭都不再有牵连。相比而言,Clarks还是管理有序的,这从一个小细节就可以看出。时任主席的Tony Clark就曾戏言说:如果你说我们是百万富翁,我们可能会告你诽谤。我下午5点之前都不能在办公室抽烟。这是我们定下的规矩,否则我们的高级保险就会被扣钱。

一路跌跌绊绊,Clarks家族对所有权和管理权从不放弃,直到来自“世界工厂”的便宜鞋子潮水般涌入英国。最黑暗的日子是上世纪80年代末,Clarks旗下的英国工厂运营艰难,公司税前利润惨不忍睹。

1993年,地产和大宗商品集团Berisford国际集团提出要收购Clarks,这一邀约分裂了Clarks家族成员。在此之前,因为利润下滑,分红已经缩水。一些家族成员从来不参与Clarks的管理,却很关心怎么把继承来的股份套现。还有什么套现机会比把公司一次性卖掉更便捷呢?

最终,所有股东投票,以微弱优势(52.5%比47.5%)拒绝被收购,为了让之后十分痛苦的改革不至于让一家人彻底撕破脸,他们决定家族成员退出高层管理,采用外人,管理结构一并更新。

克拉克家族的退位生存

英国人是不相信家族企业可以日久弥新的。在过去30多年,大批的英国的企业不仅卖给了外姓人,还卖给了外国人。根据家族企业学会(institute for Family Business)的统计,只有13%的家族企业撑到了三代以上。因为从父子到兄弟,第三代的家族企业将步入“表亲时代”。之后,兄弟阋于墙,父子反目式的TVB剧情可能随时上演,结果往往是祖业落入他姓。

“家族成员的退出,是因为他们意识到必须要在管理层引入新鲜血液,持续创新,才可能把Clarks带入下一代。他们还创建了一个家族管理委员会(Family Coucil)”。梅丽莎-波特在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介绍说,这个委员会负责500名股东和“外姓”公司管理层的沟通。

1995年,现任瑞士新秀丽(Samsonite)的首席执行官,曾短暂做过伦敦副市长的蒂姆-派克(Tim Parker)走马上任,成为Clarks家族首位外姓职业经理人。在之后的10年,他几乎关闭了Clarks在英国的所有工厂。2005年1月8 日,Clarks在英国最后一间工厂停工。生产基地全部转移至海外,用第三方工厂。当时的企业发言人表示,将生产基地转移到远东,这是他们生存下去的唯一路径。

Clarks不再是英国造,这让当时的英国人十分沮丧。但不可否认,在生产基地彻底转移到劳动力低廉的远东之后,Clarks财政状况的确开始转好了。

如今,Clarks的鞋都是在萨默塞特总部——他们曾经的工厂之一——通过3D技术设计完成,生产则主要在中国和越南。他们还聘用了被称为“店铺女王”(Queenof shops)的Mary Portas,用来对年轻客群发起市场推广攻势。

“去年我们管理层还在与家族成员合作出台一份书面文件,被描述为《所有权展望和价值》(Ownership vision and value)。在这份文件里,家族成员提出相关愿景和目标,企业高管则负责细化这些愿景与目标的实现方式。”梅丽莎说。

“家族委员会共有17名成员,最多不过30人。我与财务总监每年向委员会做四次工作汇报,主要是通告公司的财务表现;探讨如何继续保持在制鞋领域的专业度;通告国际市场拓展的进展。当然,还有一些关于对员工的关爱慈善事业,与当地社区互动等等之类的工作细节。”梅丽莎对新浪财经说。

“作为家族企业的好处之一是,我们的股东都很有热情,对企业运营情况兴趣十足。对于标注着自己家族姓氏的这个企业,他们是很在乎的。”

梅丽莎对新浪财经透露,除了家族委员会,在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中,家族成员也是有一席之地的。目前Clarks的董事会构成,是两位执行董事;一位非执行主席;3位独立非执行董事,以及两位家庭成员非执行董事。

虽然交出了管理权,但Clarks的所有权是没有发生任何改变的。1992年,克拉克家族第五代打理Clarks时,家族股东多达1000人,都是创始人James和Cyrus Clark两位的后人。但经过连续不断的股权出售和套现,现在家族股东是500人。

根据梅丽莎的介绍:500名股东中,绝大多数是家族成员,只有很小一部分是雇员或是外部机构。从股份持有来说,公司超过8成的股份都由家庭持有。

为什么没有接受收购条款,又为什么不上市?梅丽莎解释说,这是因为克拉克家族认为自己要看长期,他们不想放弃持有股份。同时,为了能够真正发现Clarks的未来潜力,在接下来的改革中让大家都“舒服”些,还是需要外姓专业人士来打理公司。

“现在家族成员可以加入公司,但不是‘继位’,而是与其他雇员一视同仁。没准有一天Clarks的家族成员会再度成为企业高管,但不会是‘空降’来的”。梅丽莎说。

分开的两条线

现在依然有克拉克家族的后人为Clarks工作,但都不是高层管理职位。摆脱了家族企业的约束,克拉克家族成员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职业了,却也有些人感觉若有所失。

36岁的加拉哈特-克拉克(GalahadClark),是Clarks第七代的家族成员,兰斯-克拉克(Lance Clark)的长子。在他成年的时候,Clarks已经是外姓经理人Tim Parker打理。

加拉哈特的父亲兰斯1974年受任公司制造和批发业务总经理,退休后不甘寂寞,在2002年买下了Terra Plana制鞋公司。这一父一子在与Clarks的联系仅限于分红和监督之后,把对Clarks的热爱转移到了二次创业上。

2003年,父子俩在Terra Plana旗下开拓了一个新系列,这个系列2009年被注入投资。2010年,Galahad又创出vivobarefoot的新品牌(意译为“赤足生活”,Vivo在拉丁语里是“我生活”的意思)。2012年,Vivobarefoot有2000万美元年销售额的规模,现在的主席就是兰斯。

之前接受访问时,加拉哈特也提到,父亲一生都是Clarks的支持者,也是最会挑刺的。这都是因为父亲对Clarks这个品牌充满激情。父子俩也曾经建言Clarks要做一个“赤足生活”的系列,但显然并没有被采纳。

如今的Clarks掌门人是“外姓”的职业经理人梅丽莎-波特,她是一名在Clarks工作了25年的老兵,大学刚毕业就进入Clarks实习,42岁受任CEO。

“加入Clarks的初衷是因为这是个英国名牌。那个时候的Clarks在英国本土还有诸多工厂。加入公司之后就是4个礼拜的培训,学习如何从原料开始造鞋。再往后是在其中一间店铺上班。总体而言,我从做鞋开始,一直到尝试卖鞋给消费者。之后,又从英国总监被提拔到全球业务总监。”梅丽莎对新浪财经说。

“上世纪90年代的工厂外迁是一段非常艰难的岁月。当然,我们虽然迁出了所有工厂,但还是在英国地区大举开店。由于业务转型,英国本部主要是发挥专业强项设计鞋子,以及与全球各地的工厂加强联动。”Clarks不再是英国造这个事实,在英国本土也是有争议的。”梅丽莎对新浪财经坦言。

其实,在1972年的时候,英国市场中每三双 Clarks就有一双是海外工厂生产的。1978年开始,Clarks已经在陆续关闭在英国本土的工厂。目前,Clarks的生产基地主要在越南,劳动力成本依然在不断攀升,但梅丽莎对新浪财经确认公司暂时并没有意愿转换基地。

“对于Clarks来说,做鞋的技艺在这近两百年间不曾丧失,与海外工厂的合作也是由来已久——有些工厂已经合作了25年,大家形成了某种默契,知道Clarks的鞋子是怎样的,对品质的要求如何。现在在英国,还没有看到哪家工厂达到如此大的规模。”梅丽莎对新浪财经说。

“作为Clarks的CEO,我认识大部分的公司股东,我与他们都保持着很好的关系。我认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要让Clarks成为令人骄傲的鞋企。这就要求公司要健康地运营,持续增长,起码要让股东也能一代代地相传下去。500位股东肯定不可能在公司治理的方法上达成一致,但他们根本目标是一致的。”梅丽莎对新浪财经说。

在中国依然是一个不那么出名的企业

“在这二三十年期间,我经历了Clarks的转型,最大的感触就是一间公司必须时刻准备着,不断创新,做好准备为下一代消费者和下一代的股东们服务。有些改变或许很难,但200年间这也不是第一次难关了,每一次难关出现,也都是要进行革新才能安全度过”。梅丽莎对新浪财经坦言。

说起189岁的Clarks,梅丽莎对新浪财经称,她掌管Clarks这4年间,重任主要是全球化。他们先是建立全球性团队做产品研发,市场拓展和供应链。然后,这家公司开始专注几个地区性市场,分别是美洲、欧洲、亚太、英国和爱尔兰。

“现在我们做的最关键的尝试,是要让这个品牌成为一个国际品牌。在过去五六年间,我们取得了很大的突破。中国和印度市场表现良好。亚洲市场的继续增长是工作重点。毕竟,我们在中国依然是一个不那么出名的企业。”梅丽莎对新浪财经坦言。

“在全球不同的市场,我们的‘定位’也不同,无论是风格还是定价。”梅丽莎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Clarks在英国和美国市场可能是一个耐穿,舒适且价廉物美的鞋类品牌,但是在中国和印度却是英伦风的时尚品牌。

“这也是‘两百年老店’运营复杂之处。你不是一张白纸,却又在全球定位和铺货。我们在全球的扩张都处在不同的阶段。这绝对是我们的挑战之一。”

“针对老品牌的革新,我们也在不同的方向进行尝试。例如对新材料的尝试。同时,制鞋本质而言还是手工艺,有匠人手工完成的部分。而现在的制鞋科技,是可以用科技辅助手段的,例如3D打印技术。”

同时,对于任何一个百年老店来说,明星产品都是少不了的。Clarks的一个明星产品就是沙漠靴(Desertboots)。沙漠靴一直到现在都还是 Clarks销售最广的产品,一共卖了超过一千万双。即使如此流行的产品,要保持生命力,现在也还是要不断做细节的更新。

“但我们绝对不是奢侈品牌,相反,是要大多数人都能负担得起的鞋。我们经常说,自己是民主品牌(democratic brand),可以满足很大部分人群的需求。”梅丽莎说。

梅丽莎说,在过去10年,Clarks一直处在盈利状态,但若是提到单个市场,例如英国或是欧元区其他单个市场并非如此。“在这10年,Clarks在全球市场寻找盈利的平衡点,而不是过度依赖某一个市场。因为那样就会出问题。考虑到全球市场总是有起有伏,全球市场有利于增加灵活性抵制风险。”

“25年前,当我刚加入公司时,超过80%的销售额来自英国。现在只有不到50%的销售额来自英国。1988,公司整体的销售额大约6亿英镑,2013财年是15亿英镑。虽然英国整体并没有那么景气,但Clarks依然有希望继续增长。”

来凤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温州看男科好的医院哪家好

重庆什么办法治疗阳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