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农民小康路上有三难看病上学增收-【新闻】苞藜

发布时间:2021-04-20 13:39:13 阅读: 来源:工具柜厂家

农民小康路上有“三难”看病上学增收

今春以来,我国“三农”问题再次成为全国上下关注的焦点。在绝大多数农民温饱问题已经解决的今天,在致富奔小康的路上,他们还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难题? 记者在深入黑龙江、吉林、辽宁的部分村屯进行入户问卷调查后,得到了“原汁原味”的第一手材料。根据285户农民不同的反馈信息表明,看病、上学、增收成为农民生产生活中的三大难题。 没钱看病:小病“硬挺” 大病“放挺” 在记者调查的农户中,有63.8%的人认为看病最难。农民们普遍认为,现在看病难不是像以前那样缺医少药,而是手中缺少看病的钱,所以一旦大病临头,能治则治,治不起就在家里硬挺,挺不住了就放弃。 据调查,最近几年东北农民的收入呈低迷状态。有三分之二农户的年纯现金收入在3000元以下,基本上是维持温饱。一旦有人得病,农民的态度十分相似:小病硬挺,大病放挺。 黑龙江省铁力市桃山镇的王民一年前总感到腹部疼痛,他舍不得花钱,认为挺一挺就好了。2003年春节期间,他疼得挺不住了,家里人急三火四地把他送往哈尔滨医大二院救治,还没等到医院,王民已经咽气。医生认为王民死于肝癌。王民的家人告诉记者,农村人都比较能挺,一般很少有人去医院,再加上家庭生活困难,也拿不出很多钱去住院,以为小病一挺就过去了,没想到这一挺出了大问题。 黑龙江省尚志市长寿乡三合村徐荣得了脑血栓住进了医院,子女们咬着牙把5000元用于种地的贷款拿出来给老人看病。钱花完病没治好,只能回家吃药维持,至今半个身子不会动弹。他的儿子唉声叹气地说,老人这一病把种地的钱都花了,病也治不起了。和徐荣同村的马国军得脑出血,由于错过最佳******期,留下后遗症。家里人东拼西凑拿出两万块钱,已经用完,老人只好在家里吃点最便宜的药维持。他颤颤巍巍地说:“我宁可少吃点饭,也得吃药,要不就活不了几天了。” 据黑、吉两省卫生主管部门统计,目前至少有36%的有病农民应住院而未住院******,他们中很多人把小病挺成大病,大病挺到了绝路。在东北,农民不爱去医院看病和看不起病的现象十分普遍。 更多的农村患者根据自家的经济条件决定如何治病。记者在吉林省农安县巴吉垒镇四合村李国平家,看到她正僵直地躺在炕上,听到有人进屋,她挣扎了半天才坐起来。她有气无力地说,她得类风湿已经在家躺了两年多了。家里有钱时就买点药,没钱的时候就这么挺着,这病也治不好,说着说着就流下了眼泪。 无力上学:两个劳力供不起一个孩子 在东北农村的许多家庭,孩子上学成了家长们的心病。不供孩子念书,良心上过不去,供吧又有点花不起钱。在记者接触到的农民中,有38%的人认为,孩子上学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两个劳力拼命挣来的钱,也不够一个学生花费的。 在黑龙江省五常市拉林镇西黄旗村,农民车树春说起孩子上学的事顿时愁上心头。他说:“大儿子很争气,前年考上哈尔滨教师体育学院大专班,一年的费用6000多元钱,而我们老两口一年忙到头,满打满算收入3000多块钱,没办法,只好求亲靠友借点,明年再借还今年的欠款,一年压一年,现在已经欠了一万多元了。”他还说,因为家里没钱,老二念完初中一年级主动提出不再上学了,现在十六岁就到外地打工,挣钱帮助他哥哥上大学。 记者了解到,在这个村落,有一半以上的孩子没有读完初中就辍学回家。究其原因,一是生活困难,再就是农村教学质量与城镇的差距太大,农村孩子学习吃力,听不明白镇里中学老师的讲课内容,就是家长咬牙供孩子读书,孩子自己也觉得学习没有意思而放弃学业。 在吉林省梨树县蔡家镇新村村,辽宁省北宁市廖屯镇罗屯村、凤城市鸡冠山镇,一些中年农民纷纷向记者反映孩子上学难问题。罗屯村的王家俊对记者说,他家的孩子正在读初中,今天要点卷子钱,明天就不定又要什么钱,一年总得2000来块钱才能念下来。就是全家那点地的收入,加上出去打工的钱,供了孩子念书,就没有其它的开销费用了。 增收最难,土圪垃里刨不出“金子” 记者在走村串户过程中深切感到,农村的变化的确很大:大部分村屯的住房接近砖瓦化,大多数农户拥有自己的农用车、马车,但能够用于消费的现金却并不是很多。也有许多农民向记者倾诉收入低迷、增收无路的苦衷。 黑龙江省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烟筒屯镇和光村韩文说,大多数农民指望种地增加收入,但每年收入的几千块钱又得买机器,又得买下一年种地用的生产资料,有一多半的钱都攒成“家底子”,增收都增到财产上了。他感叹,现在农民想挣点钱太难了!光种地只能维持基本生活,要想收入高得在别处想办法,指望通过多打粮提高收入的可能性不大。 “靠种地只能是年吃年用”黑龙江省延寿县延河镇柳河村支部书记王振华对记者说:“农民的实际收入并不像上边说的那么高,我们村去年往上报的人均收入是2360元,实际上都达不到1500元。”他说,现在是“框架经济”时代,上边定好一个框,下边的村干部就往里填,他们村目前还有75%的家庭有外债,全镇17个村,没有外债的仅有三个村。 东北农民普遍认识到靠种地增收有很大局限,而除了种地,又别无所长。吉林省农安县部分农民反映,种大田已种烦了,调整种植结构,调什么什么就多,还不如种大苞米稳当,种大田收入虽然不高,但总能挣点零花钱;有的农民外出打工,干的是最累的活,挣得是最低的钱;办乡企多数都办黄了。记者发现,农民们对增收前景感到迷茫。 巴吉垒镇四合村的农民说,国家分给他们的承包田,老百姓交完税后,吃的用的全在地里出,就是把地刨出花来,也刨不出金子。他们也想种点值钱的经济作物,但找不到好的销路。

在建项目

公园

模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