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具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工具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乌克兰危机对全球天然气市场意味着什么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54:52 阅读: 来源:工具柜厂家

乌克兰危机对全球天然气市场意味着什么

俄罗斯天然气等能源出口战略由主动趋于被动,普京强化了自己强人的形象,却损害了俄罗斯的战略利益。

文 | 张卫华

历史往往会惊人地重现,只不过第一次是正史,第二次是闹剧。正在乌克兰上演的种种角力,我们都能窥见历史的影子。就乌克兰国内政治来看,橙色革命的浪漫气息尚未褪去,我们再次看到乌克兰民众走上基辅的街头,只是这一次,他们驱逐的是亚努科维奇。而就国际政治来看,俄罗斯武装无视国际法,强势介入克里米亚,这样的场景,2008年曾经在格鲁吉亚上演。如果我们将时间维度稍微拉长,会有更多类似的故事,只是故事的主角分别是前苏联和捷克、匈牙利、阿富汗。随着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压倒性地选择加入俄罗斯,乌克兰局势势必将进一步复杂化。笔者无法深究俄罗斯出兵克里米亚背后的地缘政治动机,也无法预测它是否会以闹剧收场,而只是聚焦西方世界与俄罗斯在乌克兰进行的博弈,会对国际天然气市场带来何种影响。

欧洲的天然气之厄

根据统计,2013年俄罗斯天然气总开采量为6680亿立方米,其国内消费量为4562亿立方米,出口量为2049亿立方米。其中,对独联体国家的出口量为511亿立方米,对独联体以外国家(主要为欧盟诸国)的天然气出口量为1393亿立方米。从欧洲诸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来看,有六个国家的天然气进口完全依赖于俄罗斯,分别为保加利亚、捷克、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立陶宛和芬兰,另有七个国家至少有超过一半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处在风暴眼正中心的乌克兰则有70%左右的天然气依赖于从俄罗斯进口,德国、法国、意大利等欧盟核心成员国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分别为28%、9%、38%不等,而欧盟作为一个整体,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约为19%。

不过,尽管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存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但并不意味着欧洲可以对这部分进口自俄罗斯的天然气等闲视之。一方面,有多个国家,尤其是东欧地区国家高度甚至完全依赖于从俄罗斯进口,尽管德国、英国、法国等欧盟主要经济体有良好的天然气储备和基础设施,这种结构性的不平衡使得欧盟必须综合考虑全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其次,天然气市场的特殊性也使得欧洲短期内难以找到可替代方案。目前,国际天然气贸易主要通过两种途径来实现,即管道气和液化天然气(LNG),无论是建设跨国管道,还是LNG接收站,都需要耗费巨大的投资和时间,跨国管道建设更因涉及多个国家,气源、管道规划及工程建设等协调难度更加复杂,所以,尽管欧洲自2006年“俄乌斗气”以来即谋求天然气来源多元化,但仍未有实质性改善。另外,尽管目前国际LNG市场现货贸易占比日趋提升,接近20%左右,但长期协议仍占主导地位。以欧洲现有天然气消费规模,要想短时间内在国际市场采购到足够的天然气,且在日本全面关停核电、进口LNG大幅攀升以及亚太地区LNG需求持续快速增长的背景下,并非易事。更让欧洲天然气供应雪上加霜的是,俄出口欧洲的天然气,近50%要通过乌克兰的管道输送,扼住乌克兰,无异于卡住了欧洲天然气供应的脖子。

俄罗斯手里的牌

欧洲的能源供应确实有很大一部分需要俄罗斯来予以保障,但俄罗斯同样离不开欧洲。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等机构数据:2012年,俄罗斯联邦预算收入的52%来自油气、70%的出口额为油气。而出口的天然气中,有76%被西欧用户所消费。这组数据给我们传递的信息非常清楚,即俄罗斯严重依赖油气出口来支撑联邦预算收入,欧洲作为其最为核心的天然气市场,无疑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相比较于欧洲天然气对其19%的依存度,毫无疑问俄罗斯更需要欧洲。

目前,俄罗斯对其他市场的拓展尚未取得明显进展。俄天然气出口中国的谈判尽管持续近十年,但因为价格等核心问题而迟迟未能签订合同;俄天然气出口东北亚的日本、韩国,也因为该区域的复杂局势和各国之间的博弈而前景未明,导致俄罗斯尽管占尽地利,却眼睁睁看着东亚天然气市场落入他国之手。

LNG出口方面,由于俄罗斯2006年制定并通过了《俄罗斯联邦天然气出口法》,明确授予俄气公司(Gazprom)及其独资子公司出口天然气的专营权,其他能源企业出口天然气,需要通过俄气并支付佣金。而垄断的俄气对于世界天然气市场的发展缺乏敏感性和前瞻性,对国际LNG市场的蓬勃发展估计不足,导致俄罗斯在LNG市场作为有限,面对页岩气革命颇有点束手无策。直到2013年11月,俄罗斯政府才批准了《液化天然气出口自由化法律草案》,尽管俄气的独家专用权被打破,但俄罗斯要在国际LNG市场上分一杯羹,尚需时日。

实际上,当我们回顾俄乌斗气,乃至上溯至冷战时期,甚至二战全面爆发以前,尽管俄罗斯以及前苏联都曾经挥舞能源大棒,但鉴于其经济严重依赖出口原油、天然气,对于能源这根大棒,他们通常采取的办法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因为相比较于对手,他们更需要能源出口带来的收入。俄罗斯手里的牌,目前来看主要有三张:一是天然气和原油,但显然并不能真正打出手。2009年,俄罗斯曾经拧紧天然气阀门,最终的结果是经济严重受损。相信此番不到万不得已,俄会严格执行相关供气合同。二是军事力量。俄先行一步进军克里米亚,占据战略优势,让欧盟和美国处境被动;三是普京和俄的体制。相比较于民主国家而言,在面对类似危机时刻,俄当前的体制和普京的个人领导风格更有助于其采取果断行动——不管行动是否符合国际法。美欧尚未做好为乌克兰不惜一战的准备,而普京则像一头愤怒的公牛,为捍卫自己的势力范围而疯狂出击——起码他作出了这样的姿态。

美欧的选择

俄乌斗气一再上演,促使欧盟早已考虑其天然气进口多元化。此番乌克兰局势急转直下,欧盟能源安全方面的顾虑无疑进一步加深。不过,近中期,欧盟并无太多选择。实际上,俄气2013年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份额由2012年的25.6%增加至30%。而且,尽管欧洲天然气市场因为金融危机影响有所下降,但俄气供应欧洲的天然气量仍达到创纪录的1627亿立方米。俄气领导人甚至不无自得地说,欧洲短期内找不到俄罗斯、挪威或阿尔及利亚这样规模的天然气供应国,因此欧洲天然气市场的形势不会发生大的变化。但长远来看,尤其是在美国页岩气革命的大背景下,美欧一定会联手采取相应的反制措施。

北美LNG出口欧洲或会加速。截至目前,美国能源部已经批准了5个LNG出口项目,另有近20个类似项目正在排队等候能源部的审批。根据国际能源署预测,美国将在2016年-2017年成为天然气净出口国,预计到2017年将具有1200万吨出口能力,2025年出口能力将达到1.27亿吨,成为仅次于澳大利亚的世界第二大LNG出口国。乌克兰危机发生以来,美国国内要求加快LNG出口项目审批进程的呼声日盛。来自欧洲的呼声也极为高涨。3月初,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以及捷克就向美国国会递交文件,敦促其加快审批LNG出口欧洲。在当前形势下,美国国内的政治力量平衡也发生微妙的变化,环保人士、部分民主党人士,以及靠廉价的本土天然气获得的竞争优势的美国制造业公司的反对意见无疑会遭到削弱。

北美的另一天然气主要生产国加拿大也有望成为欧洲另一天然气供应国。加拿大的天然气原本主要通过管道出口至美国市场,但美国页岩气革命导致其必须开拓新的市场。近一两年,加拿大同亚太区域的买家互动频繁,合作不断。加拿大与欧洲可以依托经合组织(OECD)、G7等平台,在天然气出口方面开展深度合作。相比较于美国,加拿大在LNG出口方面的审批环节要相对简单,出口欧洲更多的障碍来自环境保护和价格。

除了北美以外,欧洲还有其他选择。土库曼斯坦、以色列等国有望向欧洲供气。东非等新兴的天然气产地也有望进入欧洲的视野。而传统的天然气出口国,包括卡塔尔、澳大利亚等也有望在现货市场上为欧洲提供更多资源。此外,通过格鲁吉亚、土耳其和希腊将哈萨克斯坦卡沙甘气田以及阿塞拜疆的沙赫-德尼兹气田的天然气送往欧洲的管道项目,或许将因此获得更大的推动力。

寻找外部天然气的同时,欧洲也会加快内部挖潜工作。2012年欧洲议会批准同意各成员国可自行决定勘探和开采页岩气和页岩油。但除波兰、英国、乌克兰等少数国家对页岩气持相对开放态度外,由于环境顾虑,欧洲国家整体来说对页岩气开采持观望态度,法国甚至严令禁止采用水力压裂法开采页岩气。乌克兰危机将有望成为欧洲页岩气政策解冻的催化剂。根据国际能源署资料,目前欧洲的页岩气储量约16万亿立方米。如实现美国式的页岩气革命,无疑对俄罗斯的“挟气自重”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

开源的同时,欧洲近年来一直进行着节流的工作。欧洲在新能源利用方面一直走在世界前列。以德国为例,其目标是到了2025年全国40%的电力来源于风力发电、太阳能以及波浪发电,到了2035年全国60%的电力来自于可再生能源,最终目标是全国80%的电力需求来源于可再生能源。尽管德国新能源政策正在经历一轮反思,但乌克兰危机无疑将强化包括德国等在内的欧洲国家多元化其能源来源的战略方向,从而摊薄对于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

全球天然气市场变局

由于美国页岩气革命、亚洲市场LNG需求快速增长以及东非等国家有望加入LNG市场的竞争,全球天然气市场格局近年来正发生着重大变化。乌克兰危机将进一步深化全球天然气市场的发展,带来新一轮变局。

全球天然气统一市场将有望加快形成。作为全球三大天然气市场之一,出于安全供应考虑,欧洲天然气多元化将体现在气源来源多元化,采购合同长短结合、长协和现货结合,如果北美天然气进入欧洲市场,其市场化的计价模式无疑将改变欧洲与原油挂钩和市场计价平分秋色的局面——此前,俄罗斯一直坚持与油价挂钩的天然气定价模式。

欧洲天然气进口多元化意味着原本供应亚洲的天然气,将在市场的驱动下,流向欧洲。但动态来看,鉴于日本重启核电态势明显,加之全球新增LNG产能不断,短期内市场可能趋紧,LNG价格会走高。但长期来看市场整体平衡的态势将不会有根本性改变。传统天然气出口国以及新兴天然气出口国、传统天然气消费区域欧洲以及新兴市场亚洲将深度融合,促进全球天然气市场一体化,进而促进全球天然气价格,尤其是LNG价格趋同。

亚太市场将在与俄罗斯的博弈中占优。天然气等能源产品出口对于俄罗斯来说是一柄双刃剑,俄既可以此为武器,满足自己地缘政治需要,同时也受制于此。在欧洲调整天然气进口政策的同时,俄罗斯必须同时多元化自己的天然气出口市场。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日本、韩国、印度等亚太区域的天然气消费国,将在与俄罗斯的谈判中获得更多主动权。此前中国与俄罗斯已经举行了旷日持久的天然气谈判,俄罗斯在东北亚安大线的走向上、商务模式上,一直在中日之间搞平衡,谋取利益最大化。鉴于日、韩市场较为成熟,增长空间有限,中国天然气市场快速发展、地理位置毗邻,无疑将成为俄天然气最理想的目标市场。从战略上来看,乌克兰迄今发生的一切,对于中国或属利好。当然,短期内俄罗斯与西方的互信将难以完全恢复,俄罗斯强化了自己“不走寻常路”的形象,不仅让欧洲市场对其不信任,亚太其它潜在市场相信也会对其持怀疑态度,这其中必然会有一个安全折价,对俄罗斯能源出口难言利好。

页岩气革命有望走出北美。迄今为止,美国是唯一取得页岩气革命成功的地方。乌克兰危机之后,欧洲无疑会强化天然气来源多元化的努力,尤其会增强自给能力,在常规天然气潜力相对受限的欧洲,页岩气将成为当然的选择。相信波兰、德国等页岩气储量丰富的国家将率先启动勘探工作,其他国家有望逐步跟进。长期来看,欧洲在页岩气领域的放松管制,对亚太、南美等页岩气储量丰富的国家将起到引领和示范作用,尤其在新的技术和制度设计层面,会起到一个创新-扩散的效果,促进全行业发展,加速天然气时代的到来。

如同历史上前苏联多次入侵别国一样,出师乃以维护国家利益之名,但最终却有损于国家的核心战略利益。无论此番乌克兰危机将以乌克兰分裂抑或俄乌兵戎相见收场,俄罗斯的核心国家利益,包括作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的国际形象已荡然无存,俄罗斯天然气等能源出口战略由主动趋于被动,俄罗斯可能因此而走上一条全球性大国向地区性大国的衰落之路。普京强化了自己强人的形象,却损害了俄罗斯的战略利益。

(作者为天然气行业研究者)

好用的网络加速器

轻蜂加速器为您护航

免费的加速器